设为188金宝手机版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88金宝手机版->资讯中心->综合信息
煤电油气运看保障——透视当前能源供需形势
来源:新华社、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编辑:tiger 时间:2011-12-14 11:06:28

新华网北京12月13日电(记者郑晓奕、齐中熙、徐博)岁尾年初,煤电油气运又进入需求高峰时段,供应保障再度面临考验,会否“荒”声再起?作为基础行业的能源,今后一段时间表现如何?

能源供需呈现“两旺”态势

在辽宁阜新车务段,火车拉着煤炭在雪地穿梭。车务段负责人告诉记者:10月份以来,该段抢运电煤4.1万多车、270万吨,保证电煤“优先报请、优先配车、优先挂运”。

来自铁道部的消息,为抢在春运前多运煤,11月份已调整了铁路电煤装车计划,由上月的4.45万车上调至4.5万车以上。截至11月16日,实际电煤日均装车达45755车,超计划755车。目前,全国363家直供电厂的存煤可耗天数维持在较为充裕的20天左右。

煤电油气运,现代经济社会的“开门五件事”,今年以来仍然呈现供需两旺态势。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

前10月,全国煤炭产销量各约30亿吨,同比分别增长9.5%和13.1%;发用电量各约40亿千瓦时,同比分别增长12.3%和11.9%;进口原油2.1亿吨,同比增长8.6%,消费成品油2亿吨,同比增长5.6%;天然气供应量约100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20%;铁路煤炭发运量18.8亿吨,同比增长13.4%。

“同比增速几乎都在两位数,高于9.1%的经济增速。可以说,在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能源供应为经济继续平稳较快增长提供了有力支撑。”国家能源委员会专家咨询委员会主任张国宝评价道。

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召开的煤电油气运协调机制会议也认为,围绕处理保增长、稳物价、调结构三者关系,煤电油气运供需总体平衡,较好地保障了今年以来抗旱春耕、迎峰度夏、三夏三秋、春运暑运等重要时段的稳定供应。

今冬明春谨慎乐观

不过,发展改革委也坦言,当前能源生产、运输等环节存在制约因素,部分地区、个别时段出现供需矛盾。

“电荒”成为今年突出的能源问题。电煤价格持续上涨,激化了煤电矛盾,火电企业大面积亏损影响发电积极性,加上旱情使水电减发,致使诸多地区持续出现“电荒”,影响了企业生产,进而阻碍当地经济增长。

“造成电荒的原因,一是用电需求尤其是高耗能增长的拉动;二是煤电价格矛盾长期得不到解决;三是能源配置,无论是运煤通道还是输电通道,都还存在薄弱环节。”张国宝认为,煤电运的协调衔接问题突出,存在体制机制障碍。

面对愈演愈烈的煤电矛盾,发展改革委终于在11月30日出台了一手限煤价一手提电价的煤电调控“组合拳”。

“上网电价2.6分钱的涨幅,还是比较大的,加上限制主要港口电煤市场价最高每吨800元,预计发电企业明年将翘尾影响11个月、增收近千亿元。”华电集团政策与法律部主任陈宗法认为,发电企业由此将放心过个“暖冬”,提高发电积极性,从而缓解今冬明春的用电紧张。

张国宝认为,提高3分钱销售电价,对抑制高耗能行业的不合理用电需求、促进经济结构调整及节能减排将起到积极作用。

不过,行政干预的“限煤令”能否抑制“煤超疯”,是否与市场化方向背道而驰,引起业内担忧。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所教授林伯强认为,其短期可以控制煤价上涨势头,但关键要靠政府加强监管。

煤炭中间环节加价严重,占到煤价的30%至60%。针对此,发展改革委要求各地清理涉煤基金和收费。中电联有关专家认为,“煤炭基金”牵扯到地方政府与中央的博弈,实行效果不容乐观,应加强监督实行,并配套处罚手段。

明年的重点煤合同签订在即,又是一轮煤电企业博弈。林伯强对重点合同煤的实行情况持不乐观态度。“发展改革委规定的允许明年重点合同煤价上涨5%,意味着5500大卡合同煤价格将达每吨525元,与市场煤每吨800元仍有较大差距,可能还会出现不履约或倒卖合同煤情况。”

增速放缓期待价改

发展改革委预判,上述制约因素再加上冰冷天气的不确定性,今冬明春“保障煤电油气运可靠稳定供应的任务依然比较艰巨”,因此要求各方从“努力增加有效供给”和“抑制不合理需求”两个方面进行统筹。

今冬明春出现大范围供气紧张状况的可能性不大。国家能源局有关负责人近期表示,“三桶油”等主要天然气生产企业计划供气586亿立方米,同比增长近20%,加上一批输气管线陆续投产,资源总量和保障能力基本能够满足需求。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认为,全年煤炭稳定供给能力将进一步增加,整体不存在缺煤现象。预计全年煤炭产量将超过35亿吨,较去年增加产量3亿吨左右,净进口将达1.5亿吨左右。

“关键要看能否把能源需求控制在合理水平,节能降耗也不能放松。”张国宝认为,应结合“十二五”规划实施,充分利用市场“倒逼”机制,全力推进结构调整,尤其要抑制产能过剩行业和高耗能行业过度发展。

至于明年能源走势,受访专家们认为,受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国内经济增速放缓、节能减排力度加大和产业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明年能源需求同比增速可能趋缓,低于今年水平。

发展改革委能源研究所副研究员耿志成认为,今后我国煤炭产能将逐年释放增长,铁路运输能力增长在短暂徘徊后会有明显增长,而电力需求增长将回落至10%左右,高耗能产业发展进入相对平稳期。

与此同时,我国资源价格机制改革的机会也在增加。“能源价格已成为当下能源发展的核心问题。”中国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认为,我国现有的油电煤气价格扭曲,导致供需脱节,且不利于转方式调结构。

中国能源研究会近日出版的《中国能源发展报告2011》呼吁,“十二五”期间我国应重点完善能源定价机制,同时加快推进能源市场化。

您是第  285  位浏览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