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188金宝手机版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188金宝手机版->资讯中心->综合信息
陈求发:中国在确保安全前提下继续发展核电
来源:新华社、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编辑:tiger 时间:2011-06-07 17:19:47

中国国家原子能机构主任陈求发6日在维也纳表示,中国主张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继续发展核电。

陈求发当天在出席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会议时发言说,和平利用核能、提高清洁能源比重是中国能源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核安全,始终坚持安全第一的原则,积极引进、开发先进核能技术为核安全提供技术保障,同时建立了较为完整的核安全法规、核安全监管以及核应急体系。

陈求发说,今年3月发生的日本福岛核事故使核安全问题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事故发生后,中国一方面协调国际社会加强监测、分析和向公众发布权威信息,同时迅速开展对中国核设施的全面安全检查,加强正在运行核设施的安全管理,全面审查在建核电站并重新评估、编制核安全规划,调整完善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严格审批新上核电项目。这些举措对提高政府透明度,增强公众对核能的信心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他指出,对许多国家而言,核能仍是应对全球能源短缺和气候变化的重要选择之一,但发展核能必须以确保安全为前提。核事故的影响没有国界,核安全水平的提高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

陈求发还表示,中国政府积极支撑国际原子能机构在推动提高全球核安全水平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将于本月底召开的国际原子能机构部长级核安全大会对及时总结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经验教训、进一步提高全球核安全及应急响应水平十分必要,中国将会派出高级别代表团与会。

公众对核电安全存3忧 专家称核电战略应避免短视行为

技术专家过于自信,对风险估计不足,缺乏应急预案,技术更新不及时;内陆核电需要重新思考日本核泄漏事件的惨痛教训。

日前,在日本深陷“核危机”泥潭,瑞士、德国相继宣布未来弃核的新背景下,近年来我国内陆地区核电筹建项目显得颇为“沉默”。在调查内陆核电期间,《瞭望》资讯周刊记者采访了解到,与滨海核电站相比,公众和有关专家对内陆核电站的建设更加关注,其对国土安全和水源等的影响、发生事故后的破坏性和处置难度等是关注的焦点。为此,内陆核电项目也正在重过安全关。

“样本”韶关

广东计划将首个内陆核电站建在韶关市。2009年3月,韶关核电筹建处在韶关揭牌,中国广东核电集团计划投资500亿元,规划建设4台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该集团的宣传材料显示,其在湖北、安徽、四川等地的核电新项目也已开展了前期工作。

近日,本刊记者在韶关市采访了解到,中广核韶关核电有限企业已在当地注册成立,并开展前期工作。韶关市发展和改革局有关负责人表示,韶关核电项目现在处于可行性研究阶段,已经完成了27个专题调研报告,日本大地震前正准备向国家发改委报批。国务院要求暂停审批核电项目后,韶关核电项目的推进节奏也随之放慢,接下来将根据国家的要求和规划来开展工作。

在韶关核电项目选址所在的韶关市曲江区白土镇界滩村,当地村民告诉本刊记者,计划建设核电站的位置就在距离界滩村委会办公楼几百米远的地方,珠江三大支流之一的北江从村前流过,“建设核电站要迁移附近几个村的人,很担心核电站会产生辐射。”

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在韶关当地网络论坛上引发了讨论。3月中旬,一篇题为《从日本核电站泄漏理性看待韶关的首个内陆核电站》的帖子出现在韶关民声网上,引来韶关网民的热议,焦点主要集中在内陆核电站的安全性上。

内陆核电的公众三忧

我国现在运行的核电站都是建在海边,对于内陆核电站,公众知之甚少。本刊记者采访了解到,公众和有关专家对内陆核电站存在以下担忧:

一是内陆核电站要建在大型河流或湖泊沿岸,以满足对冷却水的需求,而放射性废液也会排入水体中,危及水源安全。在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处置中,排放核污染物的首选目标就是海水。研究能源安全的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博士后王海滨说,内陆只有江河或湖泊,一旦发生核事故,内陆核电站可能产生的更大危害在于其放射性物质进入水体后,稀释会更加困难。

二是担心内陆核电站一旦发生事故,造成的影响会比滨海核电站更严重。广州市社科院高级研究员彭澎说,由于我国人口密度较大,内陆核电站一旦发生事故,人员疏散等应急处理的难度大,对土地、水体等周围环境的影响也要明显高于海边。比如,韶关核电站选址位置距离韶关市区约为二三十公里。

三是担心核电站的科学布局受一些地方政府“GDP冲动”干扰。彭澎认为,建设内陆核电站对拉动地方经济、增加税收、促进落后地区发展的巨大作用毋庸置疑。事实上,很多内陆地区争上核电站,其重要目的之一是争取巨额投资,可能造成对选址的科学性、优选性等考虑不周。

专家指出,虽然美国、法国等国家也在内陆布点了大量核电站,大多出于就地发电、就地用电的考虑。而我国由于历史原因,通过西电东送工程,积累了丰富的电力长途、超长途输送的技术和经验。尤其是东部沿海省份。而拟议中的广东韶关核电站,距海不过二三百公里,在这样的内陆地区沿饮用水源建设核电,其科学性、必要性更值得质疑。

“重考”选址和布局

有关专家认为,对于未来核电站,特别是内陆核电站的布局和建设,应重视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其一,科学选址,充分考虑废液、废气排放等对周边环境的整体影响。中国工程院院士叶奇蓁曾指出,由于内陆核电站的放射性废液未经循环冷却水稀释,因此对其放射性排放浓度的控制比滨海核电站要求更高,同时如果内陆核电站周边的大气扩散条件较差,也会造成局部放射性废气排放效果不良。因此,我国内陆核电的选址须比国外更加慎重,对关乎公众健康、生态安全的问题应开展长期谨慎的研究论证。

其二,合理布局,与国家的能源结构、国土安全统筹考虑。环保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许振成研究员认为,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对水源、大气、土壤等造成的影响是综合性的,应从整个国土安全的问题角度来考虑内陆核电站的布局。专家建议,主要河流上游、水源地、主要粮食生产基地等附近最好不要考虑建设核电站,在水电、火电以及风能、太阳能等丰富的地区,应首先考虑发展其他清洁的能源。

其三,着眼长远,高度审视核电战略,避免短视行为和盲目自信。人类利用核电仅仅50多年历史,全球核电站不过500多座。但从实践看,仅7级事故就已发生过两起,其他不同程度的事故多起。鉴于此,审批核电项目必须谨慎,特别是在人口稠密地区发展核电,要慎之又慎。

您是第  253  位浏览者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